...EGO ALPHA ET OMEGA, PRIMUS ET NOVISSIMUS, PRINCIPIUM ET FINIS...
...EGO PRAETERITUS, ET NUNC, ET POSTERUS: ET IN SEMPER...
...EGO TOTUS, UNUS IN SAECULA SAECULORUM...
Ronde des Lutins, La

 

 

 

 

where desperation begins #2 同人作品 - 【IDW】Reminiscences #1


CP:Gasket×Drift

  Drift抱著一堆剩餘不少的能量塊跑著,臉頰的傷口還在滲著能量液,他沒有時間處理傷口,急著朝他和Gasket在城邊廢棄街區的藏身處跑去。
  沒有編號的TF無法出現在市區的任何一處,萬一被盤查到沒有編號,就會被治安維護隊抓走。至於被抓走後的下場如何,沒有人知道,因為從未有人回來過。
  但從治安維護隊抓到他們時,所施加的暴力來看,被抓走後會有什麼下場也可想而知。殘忍的是,治安維護隊所使用的種種暴力,全都是合法的──當一個TF的存在本身已經是非法時,任何抹消其火種的手法都是在賽博坦法律許可範圍內的。
  這些非法存在的TF以廢棄街區為根據地,掙扎在社會的夾縫中,從月循環到星循環,到數萬更替循環過去,翻找著各家各戶垃圾中任何剩餘的能量。
  許多賽博坦人卻連垃圾也吝於施捨,抑或是無法忍受城市中有這樣的汙點,除了市區內的盤查外,治安維護隊還會定期掃蕩廢棄街區,這時他們就必須遷移到另一個街區,甚或是另一座城市。
  在這樣掙扎求生存的數萬更替循環以來,Gasket總是照顧著Drift。在廢棄街區內和別的TF起衝突時,Gasket努力解決了紛爭;當他們因為偷取能量被機械犬咬了一身傷時,Gasket努力學會了機體維修救起Drift,自己卻因為能量液流失過多而差點陷入系統鎖定;每次從街區走過街區,城市走過城市,Gasket總是先去找好藏身處以及躲避治安維護隊的路線。
  也許Gasket是認為自己逼著Drift想要生存下去,故對後者有一份揮之不去的責任感。
  但Drift知道,自己一開始並不是不想活下去,只是──沒有人需要自己的恐懼,讓他無法承受生命之重。既然Gasket把自己當成責任,那麼即使是因為責任感需要自己,也是好的,自己就可以為了對方的需要而活下去。
  Drift卻不敢想,如果什麼時候Gasket決定不再背負自己這個責任的話──

  Drift跑到了藏身處,放下手中的能量塊,胡亂抹了抹臉。傷口已經不再滲出能量液,但已經乾涸的能量液凝結在金屬皮膚上的感覺與氣味,讓他不禁皺了皺鼻子。
  不過這次Drift頗為幸運,某戶貴族剛舉行完宴會,許多剩餘了不少的能量塊毫不可惜地被大批大批扔出來。原本連垃圾都禁止一般TF靠近的警衛們,也趁著宴會偷喝了幾杯而有些反應遲鈍,Drift得以偷取到不少能量塊,而只不過被某個已經喝到過載的警衛以非常不準的槍法擦傷了他的額角──和平時相比,僅不過是可以忽視的小傷而已。
  不知道Gasket今天收穫如何……Drift正這樣想的時候,就看到遠處一名灰綠色塗裝的TF正一跛一跛地走過來。
  「Gasket!」Drift衝上前去,接過對方手中的少許能量塊,並將Gasket的手臂繞過自己的肩膀,扶著他往藏身處走去。
  Gasket的腿部裝甲裂了開來,破損處的電線冒著火花,能量液沿著腿部裝甲緩緩滴落,在身後留下了一條斷斷續續的紫色痕跡。
  Drift剛找到一堆能量塊的好心情瞬間沉了下來,雖然Gasket的傷和平時相比也不算特別嚴重,但是……看著Gasket慢慢坐下,拿出一些簡單的工具維修自己的傷口,將破損的電線接駁起來,並阻止能量液的滲漏……Drift每次看到這番景象,芯裡都浮起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在街頭求生存的過程中,受傷是免不了的,沒有編號的他們不可能去任何一間診所維修,而地下社會的醫療又不是他們可以負擔得起,是故在街頭流浪的TF,多少都會些簡單的維修技術,Gasket也很快就學會了,而且學得很好。
  Drift卻總是學不會,事實上,在街頭求生存的各式各樣技巧中,Drift只擅長逃跑一項──他的速度比其他TF快上許多,警覺性也比較好;但任何關於醫療維修或情報收集及規劃,他都一竅不通。
  當Drift每次看到Gasket受傷而他無能為力時,都覺得是自己拖累了Gasket。自己對Gasket來說,沒有責任以外的意義,但是為什麼Gasket要主動背負起這個責任?
  Gasket維修完畢,看到Drift緊抿著唇,知道後者又陷入了自我厭惡的情緒中。他輕輕撫上Drift的臉,按著傷口邊緣,「你也受傷了。」
  「這點小傷不重要。」Drift有點粗魯地抓住Gasket的手腕,卻並未將Gasket的手移離開自己的臉。
  「我也是小傷而已啊。」Gasket笑了笑,放下手。
  Drift的手仍然扣在Gasket的手腕上,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想了一想,將欲出口的話壓了回去,並放開了Gasket的手。
  每次他都想問,也都不敢問,Gasket會不會後悔帶著他走。
  ──終究他也沒有問出口。

  在街頭求生存的TF們,基本上和地下社會是不太往來的。雖然有時雙方會有些黑市交易,但也僅限於醫療維修用具、各類能量塊及能量液,或是掃蕩行動的情報,大抵雙方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態度。
  雖然在體制內的賽博坦人,會認為這些體制外的TF都一樣是破壞法律和治安的一群,但其實有很大的分別──在街頭流浪的一群,只是想生存下去而已,所能做出的最大犯罪行為,也不過只是偷竊。沒有什麼暴力傾向,也沒有能力,反而很多時候抓到他們的警衛或是治安維護隊,會對他們施以暴力。
  地下社會的架構則完全建立在力量──暴力──之上,偶有在街頭流浪的TF表露出暴力傾向時,很快會被網羅進去。一旦嘗到力量所帶來的一切金錢、名聲、權力,進入地下社會的TF們,是絕對不會回到街頭求生存的。
  Gasket一直很防備接近任何地下社會的TF,即使不得不去黑市交易時,他也隻身前去,從不讓Drift參與。
  也許是在街頭的日子不久,一般來說在街頭求生存的TF,只是無可奈何地在賽博坦社會以及地下社會之間的夾縫苟延殘喘,而Gasket卻仍懷有些天真的想法:也許只要不踏入地下社會,哪天賽博坦社會就會接納他們……
  不過絕大部份的時候,Gasket還是嘲笑著自己這些許天真。

  於是當Drift注意到有個地下社會的TF似乎時不時會在他們附近出現時,感到非常意外,隨即產生了高度防備。
  地下社會的TF們很好辨認,幾乎都有著非法改造的機體,其暴力傾向完完整整地呈現在改造的機體外觀上。
  但Drift並未和Gasket提起這件事,也許這只是巧合,他和Gasket顯然沒有任何值得地下社會注意的特質。但他開始儘量和Gasket一起行動,除了Gasket仍然不讓他去的黑市交易外,其餘行動包含偷取能量塊在內,都和Gasket一起。在他這麼做後不久,該名TF也消失了一陣子,Drift暫時放下了戒備。
  這天Gasket去和其他TF商討撤往其他街區的事宜,Drift感到十分無聊,想著是否去找Gasket,一踏出藏身處時,就聽到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喂,你。」
  Drift抬頭一看,是之前那名引起他戒備的TF,近距離的接觸讓他感受到對方龐大機體的壓力,他不禁退了一步。
  「什麼事情?」Drift儘量沉住氣,他真的不擅於和其他TF打交道,如果Gasket……不行,他不能總是依賴著Gasket。
  「哦,沒什麼事情,想看看你也不行嗎。」對方輕佻地說道。
  「現在你看到了,我可以走了嗎。」Drift略為側身,想從對方身邊的空隙溜走,對方卻注意到了,立刻上前逼近了一步,讓Drift無路可退。
  「喲,別這麼不客氣嘛,待久點讓我好好看看。」對方的手指摸到了Drift的下巴,將他的頭略為抬起。Drift對這樣的碰觸感到極端的不愉快,並不是說他討厭被碰觸到,Gasket的碰觸總是讓他覺得溫暖,其他在街頭求生存的TF們之間的擁抱和勾肩搭背也讓他在被社會遺棄的生活中多少有著認同感;但眼前這名陌生的TF……只讓他感覺非常噁芯。
  Drift立刻揮手打掉了對方的手,但對方卻反過來抓住他的手,將他按到了一旁的牆上。
  「你要做什麼!?」Drift強忍著恐慌的情緒,但力量的差距卻讓他動彈不得。
  「要做什麼,你等下不就知道了嗎。」對方俯低機體,故意在Drift的音頻接收器旁說道,「好不容易,你那個麻煩的朋友終於不在……」
  「放開我!」Drift的情緒終於爆發出來,他拼命掙扎著,但對方壓制在他身上的機體卻絲毫不為所動;不,甚至更助長了對方的某種衝動也不一定。
  對方僅僅用了一隻手就壓制住Drift的雙手,一條腿就壓制住了Drift的下半身,機體大小及力量的差距,在此明顯展現出來。
  Drift感覺到對方的手指侵入了他的胸甲下方,他轉開頭,閉上光學鏡,努力忍受著被侵犯的恐懼感。
  「別裝了,你和你那個朋友,早就對接過不知多少次了吧,陪我玩玩又會怎樣?」對方惡意地將Drift的肩甲扯下了一塊,傳感器立刻傳回損傷警報,電線與敏感的晶片節點暴露在空氣中,傳回陣陣刺痛。
  Drift張大了光學鏡,死死瞪著眼前的TF。對接……他不是沒聽過這個辭彙,在街頭求生存的TF們之間,也許是在這絕望生活中的發洩,或是自暴自棄,似乎會毫不在意對象地對接。但他從來沒想過這件事情,雖然和Gasket朝夕相處,但Gasket是他相依為命的兄弟;更何況按照TF的年齡算法,他們倆個從下流水線到現在,還是未成年──
  對方咬上了Drift剛才被扯掉肩甲的、裸露著的肩頭,難忍的痛楚讓Drift咬緊了唇,機體微微顫抖著,而對方的手指在他裝甲的間隙陸續撥弄著敏感節點,電流一陣陣流過機體全身,但Drift對這陌生的刺激只感受到撕裂機體般的疼痛。
  對方的手指慢慢從胸甲下移,摸到了他腹部的裝甲,雖然Drift不是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本能上他知道將會是更可怕的侵犯。
  就在對方正要扯開他腹部裝甲的那一瞬間,Drift忽然聽到了金屬撞擊的轟然巨響,身上的重量驀地一輕,原本被壓制住的雙手和雙腿也得到了自由。
  而剛才侵犯著他的那名TF,此時正倒在有點距離的牆邊,試圖要爬起來。
  「Lockdown,你這混帳,你在做什麼!」一名高度和Lockdown差不多,但體型卻寬了兩倍的TF出現在Drift眼前,正放下拳頭,顯然剛才是他一拳把正在侵犯Drift的Lockdown揍了開來。
  Lockdown坐了起來,吐出一口能量液,憤憤地瞪著剛才揍他一拳的TF,「我玩玩又礙著你什麼了?Turmoil。」
  「我們來這邊是有正事的,你要玩回去Kaon找人玩去,別在這邊強暴未成年。」Turmoil對Lockdown殺人般的目光絲毫不以為意,轉頭朝向Drift,「你沒事吧?」
  Drift一手按著自己裸露的肩頭,還好機體上的損傷不多,只是剛才那段恐懼的記憶……Drift輕輕搖了搖頭,努力站直身體,「我想──還好。」
  Turmoil上下打量著Drift,似乎在確認後者是否真的沒事,然後走向還坐在地上站不起來的Lockdown,粗魯地將他一把扛起。
  「沒事就好,這混帳我拎走了。」Turmoil也不等Drift回話,扛著Lockdown頭也不回地走了。
  Drift這時才鬆懈下來,機體無力地靠著牆緩緩滑落,卻聽到熟悉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將他滑落的機體一把接住。
  「Gasket……」Drift有點虛弱地叫出這個名字。
  「那是──Turmoil?地下社會有名的叛亂份子?他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Gasket焦急地問道,隨即看到了Drift被扯掉的肩甲,「你受傷了,發生什麼事情?」
  「剛才有個TF想要……侵犯我。」Drift有點艱難地吐出這個辭彙,「Turmoil把他打倒了。」
  感受著熟悉的機體溫度,Drift暫時不去想剛才發生過的一切,將頭靠在抱緊自己的TF肩上,然後──斷線。

  再次上線,Drift發現自己受傷的肩甲已經修理好,映入光學鏡的,是Gasket一臉擔心的表情。
  「我剛去找到Turmoil,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Gasket坐在Drift身旁,握住了他的手。
  當他從Turmoil那邊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時,火種幾乎都要凍結了,Gasket非常懊悔自己竟然沒有提早注意到最近這陣子的不對勁。
  Drift沒有回應,雖然Gasket體貼地沒有直接問他,而是去透過Turmoil了解事實,但差點被侵犯的恐懼和憤怒交織在一起,回湧到Drift身上。他坐起身來,機體蜷縮起來,無法抑制地顫抖著。
  今天是他,也許哪天是Gasket,被賽博坦社會遺棄的他們,在任何形式的力量前面,都是如此渺小。
  「不要……」Drift無意識地喃喃道。
  這種不斷流亡的生活,有可能改變的一天嗎?──如果他能擁有力量?
  Gasket半強迫地將Drift的臉轉向自己,像是許諾般地堅定說道:「沒事了,我不會再離開你,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Drift忽然抱緊了Gasket,將臉埋在後者的肩上,不是這個意思……他沒有怪責Gasket的意思,Gasket為自己做的已經夠多,他只是從未像現在這刻如此渴望獲得力量,能夠保護他們兩人。
  Gasket回抱住Drift,將臉貼在Drift的頭側,給予無聲的安慰。
  Drift的機體慢慢安靜下來,輕聲說道:「我並不是害怕剛才發生的……事情。」
  「不,是我沒注意到──」
  「Gasket!」Drift打斷了Gasket的話,「不要這樣!我已經不在意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只是害怕,萬一哪天不只我,這種事情也會發生在──」
  Drift說不下去了,那種事情即使用假設的語氣說出來,他也不願意。
  Gasket沒有回答,在這個Drift完全看不見自己表情的姿勢中,Gasket的光學鏡閃爍著複雜的光芒。
  良久,他才緩緩說道:「我們……去Iacon吧。」
  「Iacon?」
  「Kaon是地下社會的中心,離Kaon越遠,地下社會的活動就越低,而離Kaon最遠的,就是剛好在Kaon對向的Iacon。既然治安維護隊到哪裡都一樣,那就選擇離地下社會最遠的Iacon吧。」


------------------------------------------------------------------------------------------------------------------------

Lockdown調戲Drift意外地很好寫,果然Drift這傢伙很適合被虐拆嗎= =

寫一寫忽然發現Drift在這裡還未成年哪……所以還是保留連初吻也沒被奪走了
11/09/11 10:04
VIEWED (6653) TRACKBACK REPLIES

NAME
URL
CODE
PASS
SECRET

PAGE: 1 ...  3 4 5 6  7  ...  9
TODAY: 297 | YESTERDAY: 346 | TOTAL: 1234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