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O ALPHA ET OMEGA, PRIMUS ET NOVISSIMUS, PRINCIPIUM ET FINIS...
...EGO PRAETERITUS, ET NUNC, ET POSTERUS: ET IN SEMPER...
...EGO TOTUS, UNUS IN SAECULA SAECULORUM...
Ronde des Lutins, La

 

 

 

 

where desperation begins #3 同人作品 - 【IDW】Reminiscences #1


CP:Gasket×Drift

  Gasket並不是因為Drift遭遇到這樣的事情,一時衝動決定避往Iacon。畢竟對他們這些街頭流浪者來說,哪個城市不都一樣,何必冒著許多風險長途跋涉到一個特定城市去。
  在黑市交易中,多少會聽到一些關於地下社會的風聲。Gasket過去的旅途中,不同的城市,類似的消息卻點點洩漏了出來,似乎整個賽博坦的地下社會,開始以某種形式,以Kaon為中心集結。
  不,並不是那知名的角鬥活動,而是某種更隱密、牽涉更廣的……在某個名為Megatron的角鬥士明星手底下醞釀著。
  Gasket曾經聽過許多TF談論這個Megatron,在他還未被設計製造出來之前,Megatron就已經是角鬥場的傳奇。不同於其他亡命份子,成為角鬥士只是讓他們得以逃避法律制裁,而角鬥帶來的金錢與死亡很快毀滅了他們的思考迴路,只留下為了殺戮表演而存在的機體空殼。
  Megatron卻利用自己的名氣,召集了屬於自己的組織,並有意無意地宣傳著他將會帶賽博坦社會走向一個新的未來,讓階級制度不復存在。
  Gasket不是不認同Megatron的主張,但是如果這種主張是由一群崇尚暴力的TF來執行的話……他寧可選擇繼續懷抱著賽博坦的階級社會總有一天會接納他們的天真夢想,而在那之前盡一切可能來保住Drift和他自己的命。
  如果說Drift永遠的惡夢是沒有任何人需要自己,Gasket永遠的惡夢則是Drift有一天終將離開。Drift自己並未察覺,但Gasket已經發現,在Drift的個性中隱藏著野性,現在他只是因對自己的依賴而壓抑著那一面,但如果哪一天,自己無法再被Drift依賴著,那麼──?
  如同Drift從來也不敢詢問Gasket是否後悔背負自己這個責任,Gasket也不敢詢問Drift對自己的依賴,是否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如此。
  旅程,卻得繼續下去。

  Gasket卻不知道,賽博坦地下社會的勢力,並非以Kaon為中心向外遞減。
  也許最早──早到不可考的時代,只是逃犯不約而同地聚集在Kaon,求生之際順便鬥毆發洩自己的暴力傾向時,確實是如此;但隨著愛好殺戮場面的貴族們開始參與角鬥賭局,貪婪的議員們開始組織化經營非法角鬥場(話說回來角鬥活動在賽博坦上從來也沒合法過),地下社會的勢力早就滲透到了社會的每個階層,首都Iacon的墮落程度並不會下於Kaon,差別只在於非法活動的公開程度而已──不,也許Iacon更墮落些,起碼Kaon並未用高潔的外表包裝著內裡的腐爛,而是堂堂正正地向整個賽博坦展示它的黑暗。
  無論承不承認,賽博坦的文明看起來有多繁榮,就伴隨著同等程度的墮落。
  而在不久的未來,黑暗終將吞噬掉賽博坦的一切,沒有TF能例外。

  進入Iacon前最後一個踏足的城市,通常是Rodion。
  Rodion是賽博坦治安評比最好的一個城市,甚至比居民個性最溫和的美麗觀光城市Praxus,以及學術中心Nova Corunm的治安都好──多虧了Rodion的警察局長Orion Pax之故。
  據說Orion Pax是以優越的射擊和近戰搏鬥成績,以及其縝密而靈活的思考迴路所創下的破案紀錄,被破格提拔為Iacon周邊要塞城市Rodion的警察局長,同時也是歷屆記錄以來最年輕的警察局長。而在某次被官方宣稱沒有這回事情,Orion Pax和議會直接槓上,徒手殺進議會在眾高層前狠狠地掀開了議會腐敗的一角後,Orion Pax轄區的Rodion即被賽博坦的上位階級默認為不可輕易涉足之地,是故政治的腐敗也並未延伸進Rodion。
  治安良好對體制內的一般賽博坦市民來說,當然是值得稱道的;但對體制底層,甚至是體制外的賽博坦人呢?Orion Pax走在清晨曙光微亮的街頭,往警局值班的路上,通常在這個時間出門,他並不喜歡變身成載具型態,而寧可以人型慢慢地走著,在還未有市民出來活動的街上思考著。
  什麼時候養成了這個習慣呢?似乎是在那次被官方宣稱並未發生的事件過後吧,因為某個礦工啟發了他對整個社會的質疑……但是他除了不讓Iacon的腐敗踏入Rodion外,還能做什麼?
  每當聽到那名礦工──現在已經是角鬥士的Megatron,在角鬥場上逐漸崛起的消息,Orion Pax就有著深深的無力感。當年那位懷著熱情,雖然毫不留情地撕開賽博坦繁榮的假象,批評議會的腐敗,仍堅持暴力只能招致更多暴力,改革必須透過和平手段的天真青年,卻在日後被他懷著希望的社會所踐踏,深深擁抱了原先所痛恨的暴力並藉此成長,Orion Pax只能看著這一切發生,無法阻止。
  致力於維護治安又有什麼用?Orion Pax知道下屬們都戲稱他對街頭犯罪有著零容忍率,但在街頭流浪的TF們,不少也是階級制度的受害者。一般來說,其他城市的治安維護隊,掃蕩街頭的方針不是當下處決,就是逮捕回去後集體處決,但Orion Pax就是無法這樣做。
  沒有任何一個TF的生命,應該比另一個廉價。

  圍繞著首都Iacon的邊境地區,有著週期性的電磁風暴,不定期每隔數更替循環,電磁風暴即會形成。這種電磁風暴會干擾所有通訊系統,包含內置通訊在內,間中夾雜著暴雨。依規模大小,風暴涵蓋的範圍可能及於Iacon或其周邊城市,持續數兆循環。故當電磁風暴來臨時,涵蓋的地區除必要的公務基本人力外,市民均會放假回家躲避。
  Drift和Gasket就在這種天氣踏入Rodion。原本Gasket打算繞過Rodion,畢竟Rodion的街頭治安的良好太為出名,反過來說就是沒有他們生存的餘地,但他們進入邊境地區後不久,電磁風暴就來臨了,不得已之下只好在Rodion暫時停留,躲進城郊幾戶廢棄的住宅。令人驚訝的是,Rodion竟然連大片的廢棄街區也沒有,難怪非法活動沒有什麼存在的空間。
  Gasket檢查了自己和Drift的能量水平,「跨過邊境地區已經將我們的能量差不多用罄了,我們沒辦法在屋子裡面一直待到風暴消失為止。」
  「這場風暴大約還會持續多久?」Drift看了看外面,從邊境地區遇到風暴的時候還算弱,但進入Rodion後天候就已經惡劣到無法外出了。
  「一般來說是幾兆循環……不過強度是間歇性的,等風暴再次減弱下來我們就出去偷取能量,雖然還沒調查這一帶,但附近是住宅區,應該還是可以偷到足以夠這陣子所需。」Gasket想了想,「等下分頭去吧,可以節省時間。」
  Drift帶著詢問的目光看向了Gasket,「不一起去嗎?」
  他芯底隱隱有著不安,也許是啟動系統那天所給他的深刻印象,他對雨天從來沒有好感,雨天總是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也不知道風暴隔多久會增強,分開行動比較快,這種天氣無論居民或治安維護隊都不會外出的。」
  風暴終於減弱下來,Gasket注意了下內置時鐘
  「三個循環後回來這裡,這種天氣內置通訊還是無法使用。」
  Drift點點頭,勉強壓下自己的不安感,和Gasket分頭而行。

  走在空無一人的街上,Gasket一面對照著資料庫內的地圖,一面注意著四周。
  Rodion不是一個大城,居民也都是一般階層,可能還是要到商店街一帶才有剩餘的能量塊可以拾取……
  正在思考的時候,迎面而來一名紅藍塗裝的高大TF,Gasket想躲避,但對方已經注意到了自己。
  「報上你的編號,這種天氣你還不回家,在街上做什麼?」紅藍塗裝的TF攔下了Gasket的路。
  Gasket本想立刻轉身逃跑,雖然他沒有見過,但是他早已聽過有關Rodion警察局長Orion Pax的傳聞,而面前攔下他的TF顯然就是──
  他還是錯了,居民和治安維護隊的確不會在這種天氣外出,但Rodion的警察局長會。
  Orion Pax早就看穿他的意圖,往旁移了一步,封住Gasket打算逃跑的路線,「編號?」
  Gasket沉默不語,他計算著任何可能的逃跑方式,他並不是沒有從遭遇治安維護隊的情況中逃離過,但是首先Orion Pax讓他感覺無路可逃,其次貿然逃跑可能會連累到Drift……Rodion並沒有多少可以躲藏的地方。
  「如果不肯報編號的話,恐怕只能請你和我回警察局一趟了。」Orion Pax拿出了能量手銬。
  Gasket原本還想拖延時間,等待著若是風暴忽然轉強的話,也許還有逃跑的機會。
  但這一切都在他瞥見遠處Drift的身影後放棄了。
  不行──不能讓他注意到Drift!Gasket暗暗下了決心,順從地伸出了雙手,讓Orion Pax銬起,試圖讓Orion Pax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好。」
  Orion Pax瞇了瞇光學鏡,這名TF先是想要逃跑,隨即異常合作的態度轉變讓他懷疑起背後的原因。
  依Orion Pax的經驗,這名TF顯然是沒有編號的體制外TF,但也不是罪犯或暴力份子,頂多就是在街頭流浪、竊取能量塊的那類……但其他城市對待這類TF的方式是毫不留情地處決,美其名曰為減少城市垃圾,遇到自己這樣的執法人員不可能不逃跑,唯一的理由只可能是──他有同伴?
  「唔,電磁暴轉強了,快點走吧。」雖然銬住了Gasket,Orion Pax卻沒有粗魯地對待他,而是示意Gasket隨他走。
  Gasket再度掃過遠方Drift的身影,這次視線卻對上了,Drift看到Gasket被逮捕,正要變成載具型態朝這個方向疾駛而來。Gasket立刻用比Orion Pax更快的腳步向前走去,卻沒有離開他的視線範圍,像是比Orion Pax更急於回到警察局去。
  Orion Pax先是有幾分詫異,也加快了腳步,光學鏡的餘光卻瞟到了遠處一名TF有著不尋常的舉動。自己逮捕的這名TF,果然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同伴──?但這實在不太尋常。
  Drift以載具型態朝Gasket的方向急駛而去,逐漸轉強的風暴卻大幅影響了他的速度。很快地,Gasket和Orion Pax的身影就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內。
  「Gasket──!」Drift以幾乎使發聲器損壞的音量呼喊著,但他的聲音卻消失在風暴中。

  風暴增強到阻擋了Drift的視線,他沒辦法繼續追著被抓走的Gasket,只好回到原先藏身的廢棄住宅中。
  拼命發著明知傳不出去的內置通訊,傳回來的卻只有一片雜訊, Drift緊抱住雙臂,跌坐在地,Gasket被抓走的事實讓他的機體劇烈地顫抖著。
  「Gasket……」Drift低聲喚著,聲音充滿著痛苦,他不敢設想Gasket被抓走後,會發生在後者身上的一切。
  從啟動系統那一天到現在,和Gasket相依為命了數萬更替循環,他從來沒有想到真的會和Gasket分離──無論是芯底深處一直恐懼著的、Gasket決定放棄背負他這個責任,或是知道街頭流浪的生活,不是他就是Gasket,無時無刻面臨著被逮捕處決的風險,但是情感上他就是無法接受。
  光學鏡的邊緣感覺到些許濕涼,Drift從未如此恐慌過,即使是以前自己差點被治安維護隊抓走的時候也沒有。
  並不是自己依賴著Gasket無法離開,也不是因為Gasket是他的兄弟──即使不是同一火種分裂的。
  失去Gasket對自己來說,竟然是比面臨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這意味著這世界上不會再有人需要自己。
  但是……如果硬要選擇何種分離的話,寧可Gasket活著卻因為厭倦拋棄自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逮捕後生死不明──不,很有可能是死吧。
  Drift從來也沒有信仰,一下流水線就被賽博坦社會拋棄的自己,何必去信仰賽博坦的神;但是如果真的有普神的話……拜託,請將Gasket還給他,即使Gasket回來之後,決定丟下他這個責任,但只要Gasket能夠活著,那就好了……
  是的,只要Gasket能夠活著,Drift願意再被拋棄一次。
  被拋棄、全世界沒有一個人要自己,Drift終身的惡夢,原來在Gasket生死未卜的情況前,也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這原來是因為──

  他愛他。

------------------------------------------------------------------------------------------------------------------------

這段寫得很凌亂,OP的簡歷寫著想起OM #23一直狂笑不止
然後MOP這個龍捲風中心寫一寫又很難拐出來

算了等整部寫完再一起來修好了……
11/09/13 12:54
VIEWED (6368) TRACKBACK REPLIES

NAME
URL
CODE
PASS
SECRET

PAGE: 1 2 3  4  5 ...  9
TODAY: 317 | YESTERDAY: 346 | TOTAL: 1234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