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O ALPHA ET OMEGA, PRIMUS ET NOVISSIMUS, PRINCIPIUM ET FINIS...
...EGO PRAETERITUS, ET NUNC, ET POSTERUS: ET IN SEMPER...
...EGO TOTUS, UNUS IN SAECULA SAECULORUM...
Ronde des Lutins, La

 

 

 

 

where desperation begins #4 同人作品 - 【IDW】Reminiscences #1


CP:Gasket×Drift

  Drift一直維持相同的姿勢不知過了多久,一直思考著有沒有任何能夠救出Gasket的方法。
  他從來也不是著重在思考迴路的類型,總是行動在思考之前,想了許久也只有那一個最糟的方法。
  ──直接闖進Rodion警察局,如果Gasket還沒有死,治安維護隊也都因風暴而不在警察局內,就可以把Gasket救出來;但如果Gasket已經被處決,或是他們無法逃離治安維護隊的話,那自己至少還可以一起死去。
  風暴再次轉弱,Drift毫不猶豫走了出去,也不管自己的能量水平已經快落到警示邊緣,他只在乎能夠早一點抵達,也許Gasket還活著的機率就越大。
  也不管以載具型態行駛在風暴中有多危險,Drift直衝往Rodion警察局,一面變形一面跑上門口的台階。
  警察局內的辦公室還有燈光,Drift不確定那只是單純留置的燈光,抑或裡面真的有人。他放輕腳步,悄悄走入門內。
  雖然不清楚Gasket會在哪裡,但一定是在裡面的某個地方……就在Drift打算繞過辦公室時,整個空間忽然大放光明起來。
  「有事嗎?」一名紅藍塗裝的高大TF出現在辦公室門口,盯著Drift看。
  從這名TF臉上來不及掩飾的慌張神情看來,絕對不是來找自己的。不過Orion Pax還是走到接待櫃台前坐下,禮貌地詢問:「請問有什麼事情我可以效勞的嗎?」
  Drift努力冷靜下來,找回自己的聲音,除了說話的這名TF外,似乎沒有其他治安維護隊在,客氣的態度也不同於自己所遇過的任何執法人員……「那個、幾個循環前,是不是有人被逮捕……」
  Orion Pax立刻聯想到那名不肯報編號被自己關在拘留室內,灰綠塗裝的TF,這名慌張的TF,該不會就是他的同伴?
  「有,不過我需要確認資料,請問被拘留者的名字和編號,以及你的名字和編號」
  Gasket沒有死!Drift一直懸吊著的情緒終於鬆懈了點,但這名紅藍塗裝的TF還是讓他感到頗有壓力,即使他的態度一直都很客氣,「被拘留者,名字是Gasket,編號,嗯、那個、我不知道他的編號,我的名字是Drift,編號,呃──」
  Orion Pax看到Drift緊張的樣子,隱藏在面罩後的嘴角不禁勾了起來,他故意幫Drift把句子完成,「你沒有編號。」
  Drift差點跳了起來,他下意識往後退了半步。
  「好了,不用緊張,我沒有要逮捕你的意思,當然你那個叫做Gasket的朋友也沒事。」Orion Pax站起身來,示意Drift跟著自己走,「我是Orion Pax,Rodion的警察局長,叫我警長就可以了。」
  Drift半信半疑地跟在Orion Pax身後,等待後者打開其中一間拘留室的門,「Gasket,你可以出來了,你的朋友來接你。」
  看到完整無缺的Gasket走出拘留室,Drift終於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衝上去抱緊了Gasket,聲音哽咽著。
  「我沒事啦。」Gasket輕輕拍著Drift,他是真的沒事,Orion Pax把他帶回警局後,只不過把他關在拘留室內,能量手銬也解開了。
  Orion Pax看著這兩名TF,嘆了口氣,「你們要不要先去外面坐一下,風暴似乎又轉強了,你們現在也無法離開。」
  Drift有點窘迫地拉開了自己與Gasket的距離,帶著詢問的目光看向Gasket。
  Gasket對Drift點點頭,隨即看向Orion Pax,「謝謝你,警長。」

  Drift和Gasket在入口接待處坐下沒有多久,Orion Pax也跟了進來,手上還拿了一些能量塊。
  「要不要喝一點能量?這位……Drift,能量水平看來有點低落。」
  Drift這才發現精神全部鬆懈下來的自己,已經快癱在椅子內了,他對Orion Pax道了謝,和Gasket接過能量塊。
  就在Orion Pax正要離開時,Gasket忽然問道:「請問,為什麼放了我們?」
  Orion Pax回過頭來,「逮捕你們之後要做什麼?」
  「一般來說,不是都會處決嗎……」Gasket有點遲疑地說著。
  「你們在Rodion並沒有犯罪啊。」看著Gasket似乎還有其他疑問,Orion Pax乾脆拉了張椅子一起坐下。
  「但我們也沒有編號。」
  「沒有編號不代表沒有人權。」Orion Pax的視線移離開來,似乎看向不知名的遠方,「你們只不過是階級制度的受害者。」
  聽到賽博坦的執法人員說出這番話,Drift和Gasket都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但Orion Pax卻完全沒注意他們的反應,繼續說了下去。
  「所有的火種都同樣源出於Vector Sigma,為什麼要分階級?所有TF的生命和自由都應該是等價的,我身為執法人員,沒有辦法直接反抗整個賽博坦社會,但是我仍然可以在我權限內釋放無辜的人。」
  無辜的……不僅是這兩名沒有編號的TF,還有外面許許多多,在Orion Pax的權限所觸及不到的範圍,以及……
  Orion Pax垂下了視線,當年那位名為Megatron的礦工。
  沉默了許久,Orion Pax嘆了口氣,「我還有事務要處理,你們等天候轉好後就可以走了。」語畢頭也不回走進辦公室。
  Drift和Gasket接下來也沒有說話,他們還停留在Orion Pax剛才那番話所帶來的震驚中。

  把剩餘的能量塊放入子空間,Drift和Gasket慢慢走回了城郊的廢棄住宅。
  一路上他們什麼話也沒說,Gasket還在思考Orion Pax的一番言語,而Drift的芯裡是一片混亂,除了Orion Pax的話之外,還有自己意識到不久、對於Gasket的感情。
  Drift本來就不太會隱藏自己的情緒,尤其當自己意識到了對Gasket抱持著的並非是友情或親情,他再也無法用平常心對待Gasket。
  回到廢棄住宅內,Drift深吸一口氣,下定了決心,「Gasket。」
  「怎麼了?」Gasket注意到Drift略有點不同,轉頭一看卻對上了Drift充滿複雜光芒的光學鏡。
  「我……」Drift咬了咬下唇,「對不起。」
  Gasket雖然有些納悶,還是對Drift溫柔地笑了笑,「我被逮捕又不是你的錯,而且警長也釋放了我們不是嗎?」
  「不,不是這件事情──」Gasket溫柔的笑容這時卻讓Drift火種震盪的頻率加快了,Drift有點想移開視線,卻又強迫自己注視著Gasket,「我──」
  「嗯?」
  發現自己終於無法面對Gasket,Drift乾脆閉上了光學鏡,直接把話倒了出來,「你被抓走讓我了解到我沒有辦法失去你!我沒有辦法忍受和你分離,我知道我的依賴一直在增加你的負擔,但是我──」
  Drift的聲音越來越低,說到後來簡直在顫抖了,「對不起,我沒有辦法把你再當成朋友、家人、兄弟,我想我一直是──愛著你。」他頓了頓,鼓起勇氣繼續把話說完。
  「如果你不再想接受我,可以離開沒關係的,我已經給你造成夠大的負擔了……」
  沒有任何回應,Drift也不敢睜開光學鏡,怕看到Gasket離開的身影。
  令人不安的沉默過了許久,Drift忽然感覺到唇上有著溫暖的壓力,他反射性地張開了光學鏡。
  ──Gasket正在親吻自己。
  Drift先是呆了半晌,隨即再次閉上了光學鏡,微微張開雙唇,Gasket的舌頭滑了進來,逗弄著口腔內側,Drift迎了上去,唇舌互相交纏,直到他發現自己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扣在Gasket的肩上,而Gasket的手也環繞在自己的腰上。
  Gasket慢慢結束了這個吻,Drift不禁發出了還有些依戀的聲音,他眨了眨光學鏡,「Gasket……?」
  那個吻充滿了情意,不可能是Gasket單純為了安慰他而吻他,難道──
  Gasket貼在Drift的音頻接收器旁,輕聲說道:「Drift,我很高興,真的很高興。」
  輕柔的聲音透過音頻接收器,成為一股顫慄,直接傳入了火種,Drift不禁扣緊了Gasket的肩。
  「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負擔或責任,Drift,我一直愛著你。」Gasket一面親吻著Drift的頸側,一面說著,「只是,我也很害怕說了之後,你會無法接受而離開我。」
  Drift瞪大了光學鏡,聽到這番話,芯裡掀起的激動難以平靜下來。Gasket剛才說──他愛著自己?自己不是被當成責任而需要著的?這世界上有人是真芯需要著自己?
  Drift發出了一聲近似啜泣的聲音,Gasket環繞在他腰上的手臂收緊了些,從那雙手臂中透露出來的佔有欲,讓他感到無比的幸福。
  聽到Drift的告白,讓Gasket再也無法抑制自己的情感,他很早就察覺到,自己遠在不知多久之前──也許是第一次,見到蹲坐在路邊,表情充滿絕望的Drift,他就不可抑制地愛上了他。在這長久的相處時光中,每當提到放不下Drift的原因,通通都只是掩飾情感的藉口罷了。
  Gasket看得出來,雖然Drift一直渴望能夠有人需要著他,但他一直把自己當成家人,萬一知道自己對他抱持著不只家人的情感,無論因為依賴而不得不妥協於自己的情感,抑或無法忍受關係變質而主動離去,Gasket均無法接受。
  是故他只能克制自己扮演著家人的角色,即使每當Drift擁抱著他的時候,他都渴望著更深的碰觸,卻只能克制自己僅以擁抱回應──而Drift差點被侵犯的那次,幾乎讓排斥暴力的他第一次有了想殺掉一名TF的衝動。
  但是現在,Drift卻對自己吐露了情感,靠在自己的臂彎中,接受並回應了自己的吻。
  Gasket繼續親吻著Drift的頸側,頸側有許多重要的線路和能源傳輸管,其遍佈的傳感器在Gasket的吻之下,傳來的愉悅幾乎讓Drift無法繼續站立,他幾乎是半掛在Gasket身上,發聲器深處傳來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呻吟。
  Gasket帶著Drift坐下,讓Drift的雙腿靠在自己兩側,慢慢撫摸著Drift裝甲的間隙,尋找著一個個的敏感節點。
  完全不同於之前差點被侵犯的經驗,Gasket的手指每經過一個敏感節點,引起的電流刺激便讓Drift的慾望多燃起了一分,他主動尋找著Gasket的唇,輕輕舔著,直到Gasket擁緊了他,用等同的慾望回應著。
  金屬擠壓的重量、機體的溫暖,Drift覺得自己幾乎要融化在Gasket的雙臂中。他的手攀上了Gasket的背,摸索著機體的線條。他們的愛撫都同樣笨拙,卻也同樣令對方感受到與技巧不成比例的快感。
  機體溫度逐漸上升到不正常的水平,冷卻系統加速運轉,卻完全跟不上因慾望而急速上升的熱度。
  Gasket的手指滑過Drift緊靠在自己機體的雙腿,同時輕輕啃咬著Drift的頸部,Drift略仰起頭,讓頸部完全暴露出來,Gasket的啃咬隨著機體線路逐漸向下,充滿宣告主權意味的微微痛楚更添加Drift高漲的慾望。他不甘示弱地勾勒著Gasket的敏感線路,直到後者也發出壓抑的聲音,忍不住將Drift壓在牆上。
  Drift按上Gasket的胸口,感受著裝甲內部傳來的火種震動。Gasket忽然停下了動作,靜靜地看著Drift,光學鏡中互相映照出對方。Gasket再次深深吻上Drift,同時手撫上了對方的腹部裝甲。
  在Gasket拆開Drift腹部裝甲,撫摸上能量輸入介面時,Drift不禁顫抖起來,陌生而強烈的刺激傳至整個機身。他反射性握緊了Gasket的手腕,卻更熱烈地回應著Gasket的吻。
  當Gasket的能量輸入介面鎖上Drift的時候,洶湧的能量流動立刻席捲了機身的每一寸,光學鏡忽然失去了焦距。Gasket摸索著Drift握緊在自己手腕上的手,直到十指交扣。
  能量透過交換介面一波接一波沖刷著每條線路,隨著不斷攀升的歡愉,Drift無法抑制自己的發聲器,呼喊著Gasket的名字。像是回應般,Gasket壓緊了Drift的機體,能量交換介面因此貼合得更緊密,能量流動的頻率和幅度也更加澎湃,和火種內激越的節奏共鳴起來。
  系統終於接近負載邊緣,晶片和迴路隨著重要級別陸續關閉,以防止過大的能量流動而燒毀。身邊的一切逐漸遠去,逐漸降臨的夜色、持續著的電磁風暴、夾帶著的暴雨、仍然排斥他們的賽博坦社會,現在都不再重要,唯一重要的,只有彼此,以及無盡的歡愉。
  他們最後只見到對方光學鏡中持續閃耀著的情感,隨即陷入了黑暗。
  而他們仍然十指交扣在一起。

------------------------------------------------------------------------------------------------------------------------

寫這篇之前又重頭修了前面,足足修了快一半,為什麼修文比寫文還累啊!(翻桌)

繼續偷渡了MOP

是說純機體拆寫一寫會覺得像在寫維修手冊……= =
11/09/29 16:01
VIEWED (3651) TRACKBACK REPLIES

NAME
URL
CODE
PASS
SECRET

PAGE:  1  2 3 4 5 ...  9
TODAY: 109 | YESTERDAY: 125 | TOTAL: 902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