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O ALPHA ET OMEGA, PRIMUS ET NOVISSIMUS, PRINCIPIUM ET FINIS...
...EGO PRAETERITUS, ET NUNC, ET POSTERUS: ET IN SEMPER...
...EGO TOTUS, UNUS IN SAECULA SAECULORUM...
Ronde des Lutins, La

 

 

 

 

【Love☆Drops】Unfinished... 同人作品


CP:奏×かなた(奏第一人稱視角,結局補完)



  ……就是這裡嗎。

  不久之前,全家在為我慶祝完生日的歸途上,出了車禍。雙親當場身亡,而我卻奇蹟似地無傷獲救,只是昏迷了一天一夜。
  昏迷期間,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中的我生活在一個靠海的小鎮,有著不斷循環著零至十八歲,不斷從人們中記憶中消失的詛咒命運。我盡量避免和周遭的人產生任何關聯,但卻在某次十八歲生日到來之前,愛上了妹妹的好友。
  為感情的掙扎,最終仍敵不過遺忘的命運;但我在那天,選擇了消失,而不是再次的循環。一樣都是遺忘,那麼也許選擇消失,我會有在轉生後與她重逢相守的機會吧。
  夢在『我』消失時結束,但是為什麼醒來的我,會記得『她』的髮、『她』的唇、『她』的體溫……以及兩人交纏的心痛?
  從那天開始,我每晚都重複著相同的夢境。醫生說這是喪親之痛的打擊造成,但我知道不是。
  雙親的故世固然讓我悲傷,但悲傷到極致後,會反而有了麻木的感覺;夢中的那種心痛,卻是失去摯愛的心碎,是一道永遠也好不了,不斷在滴血的傷痕。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夢?夢中的小鎮真的存在嗎?而『她』……又是誰?
  恍惚地辦了暫時休學與雙親的喪事後,我隨便收拾了一點行李,隨意買了一張車票--回過神時,我已經站在這條街上了。
  而這裡,竟然是夢中的小鎮。

  「你好,今天是我們大學的藝術展覽,歡迎參觀。」
  手中接過了傳單,無意識地跟著人潮前進。為什麼這個地方真的存在?為什麼我會知道這個地方?滿是迷惑的我,也沒有興致參觀任何展覽,匆匆地經過攝影部的展場時,卻不由自主地駐足。

  『……最近剛出土的幕末文獻中……』

  附近的電視正在播送報導,很平常的內容。
  可是,為什麼文獻中的名字,讓我異常熟悉?

  「啊,對不起。」一名正要離開展場的女孩,似乎驚奇於報導中的名字,而撞上了失神的我。
  --與剛才那名字相同的熟悉感。
  默默地扶起對方,女孩怔忡了半晌,吐出了一個名字。
  「……さん?」似乎是不解於自己下意識的反應,女孩一臉陌生地看著我。
  「……なんだ?」我亦下意識地回答,像是已經不知重複多少次這樣的對話。
  女孩仍舊帶著陌生的表情,卻突然流下淚來。
  我一瞬間閃過與夢中相同的心痛,「喂,不要哭,我對眼淚最沒輒了。」
  女孩聽到我這麼說之後,反而哭得更凶。「……奏……さん?」
  沒錯,她兩次叫的,都是我的名字。我正想開口詢問,腦中卻響起一個聲音。

  『奏さんの事が好き、大好き。』

  「かなた……」這次,無意識叫出名字的人,是我。
06/05/21 06:09
VIEWED (5319) TRACKBACK REPLIES (1)

sherrywu 06/06/02 05:23
腦海中出現小西的聲音...
大感動....好心痛哦...
看來如果我去玩可能會哭的西哩嘩啦....
結局呢???
就是這個嗎?.....人家想要 happy ending 啦.....

NAME
URL
CODE
PASS
SECRET

PAGE: 1 2  3  4 5 ...  17
TODAY: 52 | YESTERDAY: 73 | TOTAL: 896434